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钓到的熟女经理
钓到的熟女经理

钓到的熟女经理

我一直以为男人还是应该洒脱一点,男人在社会上要做点儿事,风花雪夜的事难免,逢场作戏更是常有的事,包括有时叫小姐那个一下,也无可厚非。但是如果玩女人多了,会带来一个问题:就是会丧失掉对女人的鑒赏力。数量多了,特别是如果太烂,就不会懂得、也不太愿意去和女人慢慢的谈情、欣赏。而一段有着丰富情节的性事,就很有味道了,可能品位就是这样出来的,它会给你留下许多美好的回忆。当岁月已久,你仍会时常的玩味其中的情趣。玩得越大,玩得越真,回忆就越美好!-
当你如果有幸遇到了这样一个女人,首先她有一份正当的职业,虽不是绝色,但也算漂亮,已经结婚了3年,而且极富女人味,我看若能发生一段故事,就肯定会很精彩。十年前的这段情事,现在回想起仍然历历在目、生动鲜活。-
那是1998年的事儿了。当时,我正处于一段比较休闲的时期,才结束了一些生意,正在和我的一位表姐夫在北方几个城市跑,準备了解一些别的生意情况,所以压力也不太,几乎是玩着办事,办事不忘玩。我们最先去的是河南开封、郑州,又去了重庆、三峡,回北京休息了几天后,我和表姐夫就来到了石家庄,準备找他以前的几个朋友,像是以前欠他的钱,这次来要帐。我们先住进了石家庄繁华区的一间四星级酒店,急匆匆的就去找他的朋友。当然,生意做得好的,还钱也爽快些,多数生意做得不上不下的,最麻烦,他在各个方面都给你安排得很好,住好的、吃好的、玩也让你玩高档的,笑脸随时都迎着,但,就是不还钱!这北方人又直爽,好话说到了,人家不给,你也不能把他给吃了!来黑的,又没必要。所以,我这表姐夫还算厚道,只要每次来,都能要回一些,其他的,就慢慢的咯。
-是因为他想和我準备开连锁餐饮,急于落实投资资金,才陪他全国到处要帐。不过能到处要钱,可见当年,他生意做的还挺牛的。
-我们整天谈完吃、吃完玩、玩完不还钱、不还又得谈,还挺辛苦的。平时我们外出多,都没有在酒店吃饭。有一天,表姐夫接到北京公司的电话,有急事要他马上回去,他说要不了多会儿,就能回来,石家庄离北京较近,就让我在石家庄等他回来,这边还没办完事儿呢。他走后,我就去餐厅吃完午饭回房间了,一会儿酒店总台打来电话问我要不要续房,请我到前台办理一下手续,我就下去了,前台小姐和我在办理手续时,看样子像是经理的一个女人走了过来,似乎要检查什么工作,她顺便问了一下正在办理的是什么房间,前台小姐告诉她后,她微笑着问:「你就是1813房的客人啊,你们的房间是王总让我给你们订的,还让我关照一下,一忙看我把给忘的。怎么样,住得还好吗?」我热情的回应道:「挺好,谢谢了!」我心里还在想,这个王总虽然招待得挺好,但还是巴不得我们早点儿走,所以才给我们订了两天的房,唉,生意人啦。我回答着她,想想我还得在这儿待几天,人生地不熟,没劲!我礼貌地问道:
-「请问您贵姓啊,你是这儿的经理吧!」-
「我姓于,你们还要住在这儿的,有什么事就打我的电话吧,这是我的名片。」
-她顺手递给我一张名片,果然她是酒店的客房部经理。她问:
-「你们是从哪儿来的?看你像南方人吧。」
-「我是从贵州来的,我表姐夫是北京人,回北京去办点儿事,我在这儿等他。」-
这会儿我仔细看了看她。她个子挺高,估计有1米7左右,长相是典型的北方人,眼睛大大的,短髮微卷,笑起来很好看。可能是因为我自己是很南边的南方人(福建),而且很少去北方,所以对北方人,尤其是北方女人,有一种好感。我和我的表姐夫就很合得来,我欣赏北方男人的那种豪爽之气。而北方女人从外表上看,我本来也喜欢个子高、体态较丰满的,加之异性异地,可能更有吸引力了。从我们初次谈话看,好像她并没有太多的职业化的敷衍,感觉还是挺热情的。当然因为王总的关係,她要客气很多。我想着,初次见面不好多聊,看她也挺忙的,就谢谢她之后先离开了。-
但我一个人在房间确实很闷,又不知道石家庄有什么好玩的,最重要的是吃,我这人到处跑,可是胃口特好,什么口味都能适应,所以无论去到那儿,都要尝尝那儿的地方特色,这酒店的饭菜不怎么样,我又不太想去麻烦王总,毕竟隔了一层关係,人情欠多了,我怕我表姐夫的钱更难要得回来。想到这些,我就记起了于经理,如果在她下班后,如果有时间的话,我看她的样子,应该是结了婚的少妇,小我不了多少,应该不会引起她的误会吧,别认为我要追她,虽然我也没结婚,但我们相隔又太远了,这怎么可能呢!我反覆琢磨,看看约她合不合适。不过至少我有一个很好的借口,那就是我一个人,在石家庄啥都不知道,就权当咨询一下吧,我倒是没指望她能陪我出去玩,但带我这个好吃鬼去吃点儿当地特色,应该不过分吧。我那会儿虽然也都谈过好几个女朋友,也不是什么处男,但是对女人的了解,特别是女人的心理,很没把握,更别提怎么去勾引一下女人咯。
-基本上在这方面,我那会儿还是很幼稚的。所以要不要给她打电话,心里挺紧张的,后来我感觉就算我有点儿喜欢她,但我还没有什么非分之想,我怕什么,就这样我下决心準备给她打电话了。我又想了想,最好是下午晚点打给她,约她吃晚饭,也好让她有时间给家里请个假。
-下午四点钟左右,我用房间里的座机拨通了她的手机,我问她晚上有没有空,能否请她带我去吃一下石家庄的风味特色,她在电话里开始有些诧异,慢慢听我解释因为实在很不熟悉当地,而且又一个人吃饭很乏味,她在电话里一边笑着和我对话,一边紧急地在思考我的目的,我估计她也觉着没什么特别的,就答应了。让我等她下班后带我去吃烧烤,我还挺兴奋的,特意打扮一番后在房间里等她的电话。-
傍晚6点多钟,她的电话来了,我和她在酒店不远处的路口碰面。平时她是骑自行车上班的,今天只好把车放在酒店,我们一起坐出租车去了市中心的一家烧烤店,生意非常好,我们还等了许久才有座位。这么多人我还有点担心她遇到熟人,不太方便,但我看她的表情还很从容自然,我也就轻鬆多了。我们边吃边聊起了南北方人的差别,她说她从来没有去过南方,但是对南方人挺有好感,我问为什么,她认为南方人比较细心,男人脾气比较温和,可能她是从酒店来来往往的客人身上发现的,当然有些偏颇,不过我估计她这是有感而发的。我们吃完饭后,我很主动的要求送她回家,她也没有异议,何况我们还聊得很投机呢!
-我们是坐公共汽车回她家的,看得出来平时她很节约。我们在离她家还有一站路就下了,看来我们还要压一下马路了!我们慢慢散步,边走边聊,她已经几乎忘记了我们还是初次见面,完全没有了职业化的矜持,我们倒像是早就认识的朋友,我们相互也了解了很多对方情况。她叫于小惠,石家庄当地人,已经结婚了3年多,老公也是当地人,她是大专毕业学外语的。她的「南方男人优点论」源于她的老公,看来结婚了几年后,她们之间的吸引力大大下降了,而且完全没有了她们当年从恋爱到结婚的一丝浪漫。最让她有些难以忍受的是她老公脾气很坏,还打过她。让人感觉没有一点平等,她老公并不是很能挣钱,只是一个平凡的会计。她能对我说这些,一方面是忍受得比较痛苦了,又不好向父母倾诉;另外就是她第一面见到我,就知道我肯定是南方人,而且觉得我很面善,脾气应该很好,所以就有些好感,但作为女人又不好太过热情,所以我给她电话时,其实她心里还挺高兴的。我想是因为她第一次向我倾诉了她的苦衷和无奈,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虽然我还没结过婚,但还是能理解她说的,少不了要安慰她一下。
-以后的几天也真是巧得很,我表姐夫在北京的事还要耽误几天,问我过得怎么样,我说自己长期到处跑,知道照顾自己,请他放心。其实我还乐在其中呢!她上班时,有空就给我打打电话,问问我想去哪儿,然后给我指路怎样去。我若没有出去,她每天中午就陪我出去吃午饭,尝了不少好东西,又有美人相伴,我整天过得飘飘然的,挺享受!这几天,我们每天都要打好几个电话,不是一起吃饭,就是她偶尔来我房间聊天,每天都要见面。
-慢慢的,我们有了感觉。最让我感动的是,因为那是12月份,天气很冷,酒店中央空调又不怎么热,她就给我买了一张电热毯,还亲自给我垫上。有一天她要在酒店值夜班,她忙完快十一点钟了,打电话问我在哪儿,我说在房间看球赛,她笑笑问我怎么没有像别的男人出去泡妞、潇洒呢?哦,她原来是在察我的岗,看我在不在酒店,老不老实。我半开玩笑的说:「有你在这儿,我哪敢啦,也不需要吧!」然后她就到房间看我来了,就像在自己家关心老公一样的问寒问暖,帮我把床被铺好,给我放热水洗澡,还把我的髒衣服给拿走了,当然没有拿内裤咯!我除了小时候,有母亲这样照顾我之外,无论在家还是在外,还没有人这样亲切而温馨的关心过我,那一瞬间,我就爱上她了。结果我不管,反正我已经爱上她了,很确定。儘管她在我房间走来走去,时不时散发着淡淡的女人香,很刺激我的荷尔蒙激素,但我更多的是对她的爱意。我们稍聊了一会儿,理解她不方便进出客人的房间,就让她先走了。临走前,我不由自主的快速地亲了一下她的脸,她的脸立刻绯红,但仍然笑着看了看我,没说话,要我做个好梦!
-我躺在澡盆里幻想着,要是她今天晚上能陪我,那该多好啊!我们相拥着慢慢说话,她说她最喜欢和我说话了,然后互相抚摸,再就……,我没敢再想下去,已经有反应了。我清楚的感觉到,我的出现已经让小惠开始考虑她的婚姻了。但她觉得这样挺委屈我,毕竟她结过婚,所以她常旁敲侧击的了解我这方面的想法,我还真不在乎这些,难得的是遇到自己喜欢的女人。所以我很明确的告诉她我的态度,但我毕竟不能去主动拆散她的婚姻啊,要是以后不好,还不全怨我!我只能要她自己考虑好,这可是一辈子的事儿啊。所以,我抱着过好每一天和她在一起的日子,无论结果怎样,珍惜这段缘分。-
我还喜欢她的勤快和节俭。这天早晨,还不到8点钟,小惠没打电话,而是按了我房间的门铃,我还以为有什么急事,结果她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因为我曾经说过最喜欢北方的油条、煎饼等早餐,她给我专门在路上带回了油条、豆浆,我急忙洗漱后,大口大口的吃着,小惠很高兴的在一旁看着我吃,感觉就像妻子看着丈夫一样。她一直看着我吃完,说了会儿话,才下楼去了办公室。我再一次被她感动了。不行,我得给她买点儿礼物,她平时很节俭,我想给她买点儿好的。我寻思着,快10点钟,我就去了当地一个比较大的商场,我一边回想着她的打扮,一边看着适合她的女士用品,最后我给她买了一双皮手套,因为她平时带着毛线手套;我还买了一条淡紫色的围巾,这是她最喜欢的颜色。在回酒店路上,我看见有一个花市,她说过她在家养了不少花啊草的,我选了一盆兰花带回了酒店。当小惠来我房间看见我给她的礼物后,女人最幸福、最美好和最妩媚的笑容浮现在她的脸上,但她没有像更多的女人那样给我一个吻,而是坐在我的面前,眼睛里闪烁着点点泪光静静地看着我,这一刻可能是相互心灵的交汇。我向她要过她的照片,她带来了几张,我精心的选择了两张,到现在我仍然完好的保存着它们,她优雅的气质和灿烂的笑容彷彿就在昨日。
-我时常回想起她说过的一句话,叫好景不长久。这天中午,我表姐夫打电话来,说北京的事办完了,要马上去广州谈别的事儿,要我帮他在石家庄再见一个姓金的朋友,带几句话就行了,然后要我后天坐飞机和他在广州碰头。我总感觉和小惠还没什么交代就要走了,有点儿遗憾。但世事难料,我也没办法,正事总不能误。下午我打电话给她,说我后天就要去广州了,她只是轻轻地嗯了一下,没再说话,我知道她心里有些难过,反而说不出话。这天我们反而没有一起吃饭,她下午都没来过我的房间,我明白,她现在非常矛盾,这次我们分手,所有的东西都变得未知,也有可能是最后一面。她告诉我她已经把我们的事儿告诉了她的姐姐,她姐姐很不喜欢现在的妹夫,但要不要离婚,要她自己考虑清楚。她们夫妻也是从很早就恋爱后结的婚,夫妻之情还是挺深的,而且他还是小惠的初恋,也是她的第一个男人。作出离开的决断,决非易事。我也不好逼她什么。当天她也没再打电话给我。
-第二天上午,我赶紧把表姐夫叫办的事儿给办了,然后订好了明天的机票。我估计今天会和小惠有一次长谈,或许就是真正的离别!因为她是一个规矩的女人,虽然她在这样高档的酒店工作,也见过不少人,也有一些不错的男人打她的主意,但都是别有用心的,她认为。而她喜欢我的不是别的,正是我的性格和脾气,况且我也很喜欢她。但我预感得到,她不忍了结这一段婚姻,她骨子里是传统的。想到这些,我不免有些失落和悲凉,老天有时很不公平,在你遇到了一个喜欢的女人,她恰恰是可望而不可及的。接受现实吧,我叮嘱着自己,作好了心里準备。
-小惠不到中午就打来了电话,来到了我的房间。这次她来,话不多,但却大胆的依偎着我,靠在我的肩膀上久久不愿离开,我捧着她的脸,昨晚她肯定大哭了一场,我表示理解的安慰着她。我说:「小惠,不要紧,我会一直记着你,也会经常打电话给你,你还可以慢慢考虑啊,不要着急。」她继续沉默。就这样,我们靠在一起,坐了很久,她才轻轻的说:「明天你就要走了,今天你把这儿的房退了吧,换一家去机场方便一点的酒店,好吗?啊,听话。」我慌忙道:「你叫我一个人跑那么远去住,你来不来呢?」她笑笑:「傻瓜,你明天要走了,我当然会来。」
-就这样,我按照她的吩咐,退了房到她给我说的离机场坐车方便的一家酒店住下,我打电话告诉了她我的房间号,就整个下午焦急的等待小惠的到来。两点多钟,她请了假来了。她一进门我就急切的去拥抱她,我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不解风情,在她们酒店,我们能这么亲密吗。她问我怪不怪她,我不会怪她,我理解她。但是我确实很爱她,我说。我们就这样和衣拥抱着躺在床上,她的香水味,不是很浓烈的香奈尔,是一种成熟女人常用的,我不知道什么品牌。我开始亲吻她的嘴,她很缓慢的逐渐接受了我的深吻,我的手不经意触摸到她的胸部,她轻轻的阻挡住我的进一步。然后和我耳语,她说有一件事很怪,我昨天下午给她打电话时,她很不好意思的说。听到了我的声音后,她下面突然流了很多……,她埋着头,说她从来没有这样过。我说因为我们彼此喜欢,这都是正常的,她也还不是经常害得我翘得老高,她害羞的笑笑。我们又互相开始接吻,小惠已经反应很强烈了,肯定下面早就流了,我开始轻轻的解开她上衣的扣子,解开了胸罩,她的乳房不是很大,但很乖巧,形状很美,我轻轻的吸允着,她的全身都在剧烈的翻转着,并伴着低声的呻吟和急促的呼吸,我很自然的摸到了她的下面,但她拚命的抗拒着,我问她为什么,她说不想做对不起她老公的事,我只是说,如果她不愿和我这样,我也无话可说。我们慢慢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她说她要先回酒店办点儿事,叫我等她的电话。我想可能就是这样了,我喜欢她,虽然很想得到她,但也不愿意太勉强她,顺其自然吧!
-我估计晚上她可能会和我一起吃一顿饭,然后就是告别了。我们都接受这个现实吧,儘管都很痛苦。我一直在等她的电话,饿了还等着。天已经黑下来了,忽然门铃响了起来,我急忙去开门,却看不到人,小惠突然很顽皮的从旁边跳了出来,显得很高兴的样子,然后一下就冲上来抱着我,主动而强烈地吻着我的嘴,我慢慢地抱起她,来到了床上,我们开始了热烈的亲吻和抚摸,不一会儿,她突然停了下来说:「我受不了了,我想要你。」我们彼此脱掉了衣裤,我从上到下慢慢的吻着她的身体,她的毛髮很茂盛,黑黑的,下面已经湿遍了,她说一声来吧,我就坚决地顶了进去,很显然,她佔据了主导,几乎是她在教我做爱,她的声音也逐渐的加大,我只感觉她的下面热乎乎的,动起来很舒服,然后她要我躺着,她在我上面尽情的摇动,我们又换了几种体姿,小惠忘情的低声说:「亲爱的,你给我吧。」我就实在忍不住的一泻千里了。完后,她躺在我旁边,说她要好好想想。之后我们互相抱在一起,她说,她还很少在一次做爱中能有两次高潮,我认为是因为我们彼此真心的喜欢和充分的放鬆才会这样。我们一起去吃了宵夜后,又在一起疯狂了一次后,到了午夜,我才捨不得地送她回了家。在路上,无言的结局,剩下的全是她伤痛欲绝的哭泣,紧紧的抱着我,说永远愿意做我的情人!-
我们无奈的分开了,但后来我们又遇到过几次,无论多远,我们彼此在相互之间心里的位置都永远不会改变。
-
--
-
[ 此帖被creazing在2017-01-10 10:12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