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巧诱小娘子
巧诱小娘子
“莫云,快一点,你已经是最慢的了!”

  一个年龄十八岁的年轻女孩,根本无法回应早在前方山头对她猛挥手的两名同龄少 女。

  莫云气喘吁吁地停了下来,弯着腰抚着上下起伏的胸口,她只觉得自己真的不应该 答应跟这两个女人来爬山的。

  只因为学校毕业考终于考完了,所以她才会跟两个死党出来逛逛,透透气,可是… …她错了!

  “莫云,不行喔!才十八岁的少女体力却像是八十岁的老阿嬷!”一个外貌超成熟 的美少女边摇着头边住莫云的方向走去。

  “楚怜,你少说风凉话,我是因为好几天熬夜、没睡好,不然我可以爬十座这种小 山给你看!”莫云嘟着嘴,不满的反驳。

  “是吗?”楚怜不以为然的笑道,美艳妖媚的脸蛋扬着迷人的笑容。

  楚怜的风情万种在学校是出了名的,诱人窈窕的体态更是让男同学看了流口水,女 同学见了起妒火。追求她的男人很多,嫉妒又羡慕的女人也不少,所以她在学校是有名的风云人物。

  但千万别以为她徒有外貌没有大脑,只会到处招风引蝶,其实她的功课可是全校第 一名,只是她交朋友很挑,所以知心朋友很少。

  跟在楚怜身边的女孩气质就全然不同了,她纤细柔弱的样子会让男人见了忍不住兴 起保护欲。

  上官子兰没有任何谈恋爱的经验,不是没人追求,相反的,她的男性朋友很多。

  “小云,你要好好保重自己的身体,可千万不要感冒了,否则我跟小楚都会很担心 的,你也会让自己很难受,你难受的话你的父亲也会很难受,下次去你家我们就会被心情不好的伯父影响,心情也会很难受……”

  “闭嘴!”

  “闭嘴!”

  莫云跟楚怜忍不住的同时对说得滔滔不绝的女人大吼,吓了子兰一大跳,也忘了接 下来要说些什么了。

  “上官子兰,你什么都好,就是太唆了!”楚怜没好气的说。

  唆是她这个宝贝朋友的可怕缺点之一,只要是子兰关心一个人时,她就会关切到几 近骚扰的阶段,会把一个圣人给逼疯的。不过,有一个非常简单的方法可以让她闭嘴,没错,就是只要对她喊一声“闭嘴”就行了。

  这是莫云跟楚怜在受了三年的疲劳轰炸之后发现的好方法。

  在楚怜和子兰的眼中,莫云是个备受宠爱的幸福女孩,所以可以算是个不知人间疾 苦的千金小姐。

  但这也不能怪她,因为自从她母亲去世之后,她父亲跟七个哥哥非常宠她,再加上 她漂亮得像个洋娃娃,白皙娇嫩的脸蛋总会不自觉流露我见犹怜的无辜神情,这种可爱又爱撒娇的个性,让男人看了都会忍不住想将她捧在手心好好呵护。

  在校园中,她们被人称为“三美人”,三个人个性独特,外貌出众,感情又好,更 巧的是三人从国中到现在都是读同一间学校,因此她们很珍惜这缘分。

  “休息够了吧!继续走吧!对了!今天我们要去山区工作,社团有个爱心活动要义 工去山区帮那些孤独老人。”

  “工作?!”莫云愣了一下,“不是出来玩的吗?”

  “对啊!小楚,你怎么都没说?”子兰也不禁埋怨着。

  “说了你们还会来吗?”

  楚怜瞄了两个好友一眼,她们都是一脸委屈的表情。

  “既来之、则安之是我的座右铭,你们也要学学。助人为快乐之本,相信我,今天 之后,你们都会找到幸福快乐的。”楚怜说完转身就走。

  “幸福?!是什么?男朋友吗?”莫云自顾自的咕哝。她边脱下鞋子边摇头说:“ 不行啦!我的脚好痛喔!”

  子兰又关心的开口,“小云,出来玩你怎么穿高跟鞋?难怪爬山会痛,爬山应该穿 布鞋比较好……”

  “楚怜,救救我啊!”

  莫云连鞋子都来不及穿,一手提着鞋子,便像是逃命的往山上跑去,而在她狂奔之 时,脚不小心被个石头绊了下。

  她跌了个狗吃屎还不打紧,头还撞到了石头,可是这还不是最惨的,因为她发现此 时忽然一阵天摇地动,整个山似乎要塌了,地像要裂开一样。

  “地震?!”

  三人急忙要找个安全的地方避难时却已经来不及了。

  地面随着极大声响裂成了两半,三人自裂开的地面往下坠落,尖叫声伴着不停往下 坠的身子迅速消失在山谷之中。

  第一章

  西汉神秘的秋心园位于洛阳城东。

  大家只知道秋心园的主人来自外地,为人神秘冷漠,不喜欢跟人家打交道。

  据说秋心园主曾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高手,退隐江湖后成为一介商人。

  雷仲秋,秋心园主子,年纪轻轻便拥有难以估计的财富,而他本人更是俊逸不凡, 英俊出色的五官及颀长的身材引来不少见过他的姑娘家对他的爱慕之意。

  园中上上下下的人都知道他不近女色,甚至于有人怀疑他根本就是那方面有问题, 搞不好不行。

  但是在主子面前没有人敢说这种话,因为他们对他是又敬又怕的,别说是没见过他 的笑容,就连一丁点喜怒哀乐的情绪也极少出现在他的身上。

  其实雷仲秋会有这般冷酷个性不是没有原因,在他年幼的时候,有一回在全家迁回 祖厝的途中,他们遇到了盗匪头子莫龙带领的手下,一伙人侵占了他们家所有的财产不说,还夺了他全家人的性命,年仅七岁的他在慌乱逃难中不小心失足坠落断崖!

  坠落断崖的雷仲秋逃过死劫,却也伤得十分严重,幸被隐居在断魂崖下的云南天及 李媛夫妇所救。

  膝下无子的两人见到雷仲秋长得眉清目秀,欢喜得不得了,便收养了他。云南天是 汪湖上打遍天下无敌手的武林高手,外号“九江云龙”,他的悉心教导成就了今日的雷仲秋。

  尽管养父母十分疼爱他,但是仇恨仍深植在雷仲秋心中。

  秋心园内的摆设高贵气派,处处可见历代名家所绘的山水字画,在在显示出雷仲秋 的品味不凡。

  而雷仲秋的武功招数变化莫测,出手又狠又毒,“冷夜飞云”是江湖人给他的称号 。

  ???秋叶居忙完了公事之后,雷仲秋回到秋叶居,这里是他一个人的天地,除非 有所需要他才会开口唤人,否则下人们不得进入一步,因为他已经习惯一个人安静及孤 单。

  他静静地坐在园中闭目养神,微风轻柔的吹拂着他的全身。

  在他杀死了莫龙,肩上的仇恨包袱一卸下后,他发觉自己的身心是那样的疲倦。

  心中满满的仇恨一消除,他心中便有一种强烈的空虚感,令习惯独处及孤单的自己 有了渴望。

  他想要用某种东西来填补自己往后的日子,却又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是财富吗?不!他如今已是家财万贯。

  还是权势?这个他也早已拥有。

  那难道是女人?一个温柔甜美的妻子?!

  雷仲秋不禁想起结拜兄弟江别柳说过的话,他说自古英雄总是爱美人,因此他应该 为自己找伴侣好好地过下半辈子。

  记得别柳曾说这次出去做生意时,会选个绝色佳人来献给他,可是他心中却没有当 真。

  他相信天底下能让他动心的女子没有几个,对于感情这种事,他是宁缺勿滥。

  多年来他专心于复仇及公事,全然忽视了身体的欲望,他苦笑的心想,他根本就快 要变成和尚了。

  就在他想得出神的时候,风中的气流有了不同的变化,他顿时警觉心起。

  当雷仲秋全神贯注的梭巡着四周的时候,一个庞然大物正快速地朝着他坠落。

  当他警觉要抬头看时已经来不及了!

  先是一个东西狠狠地砸到他的头,痛得他差点叫出声,还没有看清楚那东西是啥的 时候,又听到一个惊叫声——“啊!接住啊!”

  雷仲秋闻声,本能反应地伸出手接住发出尖叫的女子,却没想到她下坠的冲击力太 过于强大,反而连同他一起撞倒在地,两个人一下子跌成一团。

  “什么东西啊?”雷仲秋连忙将压着他的人推开。

  “啊!好痛!”莫云只感到全身痛得不像话,睁眼一望却见到了一个古装扮相的男 人,她一下子被他的穿着给吓傻了。

  太刺激了!

  “你……你……有鬼——”话一说完她竟然毫无预警的昏倒在他的怀中。

  “喂!姑娘!”雷仲秋伸手摇着昏迷不醒的女子,他忍不住于心中咒骂着。

  她居然说他是鬼?!他长得有那么吓人吗?

  见过他的人都说他很帅的啊!

  她是头一个见到他竟吓昏倒的女人,不悦的心情油然而生,他有一种被她重重伤害 的感觉。

  只是此女子的穿着怎么会如此怪异?还从天上掉下来?!他小心翼翼的将她抱到了 一棵大树下,让她躺在绿色的草地上。

  当她美丽无邪的脸蛋毫无保留的呈现在他的面前时,他原本平静的心房竟然狠狠地 震了一下。

  美人他是见过无数,为何独独对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女子产生如此强烈的悸动?

  她美得清丽脱俗,看似吹弹可破的雪肤,细长美好的柳眉,小巧挺直的鼻子,红润 诱人的小嘴,而她的身子是如此纤细、娇小,犹似一朵小花儿,让他想一赏再赏。

  她好可爱!

  他想起多年前至异邦经商时,曾看过的木雕木偶,当时它令他爱不释手。

  眼前的她就跟那木偶一样可爱。

  他忍不住伸手轻碰她粉嫩的脸庞,然后沿着完美的鼻子来到红艳而柔软的唇瓣,娇 艳欲滴的红唇就像是一个甜蜜的樱桃一样深深诱惑着他。

  此刻他的体内竟然不可思议的燃起熊熊热火。

  原来他不是没有欲望,如今却被她轻易的挑起,真是不可思议。

  他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的视线移向别的地方,只是这一移却教他更为被她吸引 。

  她的衣裳非常怪异,白色的衣着包裹着她高耸又坚挺的胸部,而松开的领口露出了 一大片雪白的肌肤。

  他从没有见过如此白皙无瑕的肌肤,而她看起来就像是下凡的仙女,轻易地勾起他 的生理反应。

  他顿觉自己的莫名渴望是什么了!

  他无法将目光从她的身上移开,望着她短得不能再短的裙子,他心中感觉到这个女 子也太大胆了,居然不知羞地裸露出她的玉腿,可是他的眼神在接触到她那修长而匀称的双腿时,他更是难以克制如狂浪般袭向下腹的欲潮。

  她到底是谁?

  会不会真的是别柳跟他开的玩笑?

  否则又如何解释她的从天而降?而他又刚好接住她?

  还有,她的穿着如此暴露,若她是良家妇女,就不会做这般放荡诱人的打扮了。

  雷仲秋相信这一切定是经过刻意安排的,如此一来所有的问题及疑惑也就有了一个 好的解释了。

  目光再次落在昏迷不醒的女子身上,他心忖,她装昏企图勾引他这一招,远远比她 清醒时勾引他还高明,的确是高招。他不得不佩服她非常洞悉男人的心理,因为如果她如平常的妓女一样来勾引他的话,那他一定会拒绝她,可见她是一个厉害的对手。

  既然不是什么良家妇女,对她,他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他从来就不是一个贪女色的人,可是眼前这具美丽白皙的玉体却撩起了男人心中那 股想要占有的兽性,欲望的火苗迅速燃烧着他的身体。

  仲秋的手情不自禁的解开了她白色的上衣,当他发现她身上居然没有穿肚兜,而只 有薄薄一片像是罩子一样的布料包裹住她那诱人的双峰时,他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情欲的火苗。

  她这是什么穿着?

  不像是肚兜啊?

  包得不多却又若隐若现的,刚好给人无限的遐思及幻想。

  他又好奇的将她的裙子褪下,更加讶异她的下体居然只有一件黑色薄得不能再薄的 布料遮掩住重要的部位?!

  整个完美却又撩人的女性躯体,在这黑色布料的衬托下完美得就像是一尊凝脂仙子 ,还比起女人全身赤裸裸的时候更加令他感到兴奋!

  这下子可真是有趣了!

  他仔细的看一下紧闭着眼的女子,心中兴起了一种捉弄的念头,他想要挑逗、挑逗 她,看她是不是仍然可以无动于衷、继续装昏。

  反正他也好久没有碰女人了,而她既然撩起了他心中的欲火,就有责任跟义务将它 熄灭。

  伸出手接近她的时候,仲秋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蠢蠢欲动,心中自然明白这是他动了 欲念,却万万没有想到他还没有碰到她就已这样子强烈。

  可见这个女子是一个天生的尤物!

  专为男人而生的性感女神。

  而且还该死的很合他胃口!

  他的手复在她丰满圆润的酥胸上,隔着薄布抚捏着她的胸部,只见她的|丨乳丨尖马上敏 感得在他的手掌心下变硬凸出,就在他想要褪下黑色性感的衣服时,却听到“喀”一声异响。

  就像是变戏法一样,他感到脑中有一阵不小的震撼。

  他屏住呼吸,望着眼前的黑色布料一分为二,而她那雪白娇嫩的酥胸一下子就弹了 出来,还充满弹性的在他的面前晃了晃。

  这又是哪一种勾引男人的怪招?!

  他的呼吸开始急促了起来,因为她那美丽的粉红色|丨乳丨尖似乎随着她的呼吸上下起伏 ,诱惑着他去吸、去碰。

  在他意识到自己的情不自禁时,他已经低下头将美丽又红嫩的花蕊一口含住,另一 手也在另一边玉|丨乳丨邪肆的用手指搓揉玩弄着;他的舌在她含着浓浓|丨乳丨香的小点上轻舔吸吮着。

  他高明的爱抚技巧令她的身体有了本能的反应,她的口中开始逸出声声撩人的呻吟 。

  “嗯……嗯……”她的身体本能回应着他,显然是因他的挑逗而有了欲火焚身的感 觉。

  仲秋满意的在她的双|丨乳丨来回游移,有时还用牙齿轻咬着她的|丨乳丨尖,有时像个贪婪的 小孩吸吮着,两只大手时轻时重地爱抚着昏迷不醒的少女。

  在仲秋强大的撩拨之下,她的意识缓缓地从昏迷中回到了现实。

  第二章

  唉唷!

  头好沉啊!

  咦!全身怎么火辣辣的?像火在烧着她的身体一样,好难受!

  她死了吗?可是死亡不是冰冷的吗?怎会如此的热?!在莫云逐渐苏醒的知觉之中 ,她感到有一双手不安分的在她的身上游移着,虽然她还是未经人事的Chu女,不过却也知道这一阵阵、一波波欢愉的快感是来自于有人正在吸吮她的|丨乳丨尖。

  什么?

  她猛然睁开双眼,果然看见一个男人正埋首在她的双峰之间,以舌尖灵活地玩弄着 她的|丨乳丨尖。

  非礼?!

  强Bao?!

  先奸后杀?!

  一下子,所有的可怕念头都从她的脑海一闪而过,令她愣住了,脑海中一片空白, 不知道如何是好。

  而就在她失神的时候,他的大手已经来到了她的两腿之间,眼看就要侵入她的私密 处……“不可以!你是谁?”她急忙大叫,阻止他。

  他抬起头迎上了她的视线,莫云一下子被他那出色、英俊得不得了的脸孔给震住了 !

  好帅的男人!

  从他那如鹰般锐利的眼神中,她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压迫力,甚至于可以说那是一 双满是冰冷无情的眼眸,而黑眸当中虽然充满了激|情的痕迹,可是她还是认为眼前这一个男人给予人一种难以亲近的感觉。

  不否认他是她见过最英俊的男人,他的脸庞给人又是男孩又是男人的感觉,黑色的 长发随意散落在肩后,让他有一种放荡不羁、野性、侵略、勇敢的气势。他的肌肤是健康的古铜色,两道浓眉配着好看得不可思议的黑眸,高耸完美的鼻梁,厚薄适中的唇, 一口整齐洁白的牙齿,他简直可以去当牙膏的广告明星了。

  他长得还其像日本明星竹野内丰!

  足足愣了有一分钟,莫云终于明白了!

  她在做梦!

  而且是一场香艳刺激又火辣的春梦!

  这辈子从她会做梦以来,可从没做过如此真实而美妙的春梦,对像又是个超级大帅 哥。

  机会难得,她可要尽情把握。

  可是……如果是做梦的话,那他放在她胸口的手,感觉为何如此其实,而他也没有 停止对她粉红色的小|丨乳丨尖继续邪肆的搓揉挑逗着。

  “小东西,你醒啦!那更好,我不喜欢跟一个没有反应的身体亲热。”

  他在说什么?!莫云觉得自己的脑袋好像被人用力打了一棍。

  “怎么不说话?是不是太舒服了?”他对她露出恶魔似的邪笑,双手持续用力的揉 捏着她的酥胸。

  “啊……”因他的抚摸而产生的阵阵酥麻令莫云倒抽了一口气。

  下意识的,她用力抬起右膝,狠狠地朝着他两腿之间的致命点一顶。

  “大色狼!”她大吼一声!

  “哎呀!你……”仲秋痛得从她的身上翻滚下来,一脸痛苦地抱着下体。

  莫云乘机想要逃走,但是她将散落一地的衣服捡起来时,目光却落在离他不远处的 胸罩上面,她想也没想的冲过去要一把抢过来时,却被他的一声低吼吓了一跳。

  在她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就被他狠狠地抓住了手臂,下一瞬就被他用强壮的身子压 在地上。

  莫云疯狂的挣扎反抗着。

  “放开我!你这个大色狼,Se情狂,下流胚子,我要告你……告你……”她口中说 了一大堆的威胁之语,手也没有放过他的用力捶着他的胸膛,可是他却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

  “住口!女人!你别一副清高的样子,难道不是有人要你来这里的吗?”仲秋咬牙 切齿的说。他心想,她还真的打他!莫云点头回答,“是啊!”

  是楚怜叫她来的啊!

  可是她记得她们因为地震被震落崖下,她又怎会落入这个变态魔的手中,而且他居 然还是古装的打扮……他该不会是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病人吧?

  好可惜喔!那么帅!

  “那你来是为了什么?”

  她无辜的睁大一双眼眸,“当然是工作啊!帮人……做善事……我可是善良的好女 孩。”

  该死的!她一用她那灵活大眼盯着他,他那儿竟然又不听话的肿大。

  “那就对了!你现在的工作就是乖乖躺好,让我好好地尝一尝你的味道。”

  什么?!莫云一下子傻了眼。

  怎么回事?

  “等一等……”她的双手抵着他强壮的胸膛,想要推开他,可是他却不为所动。

  在她想要呼叫救命的时候,他的头迅速的低下,双唇狠狠地封住了她的口。

  她也曾被男人吻过,不过都只是在唇上轻碰一下的晚安吻,而不像眼前这个男人这 样热切的吻着她。

  “嗯……嗯……”她无法开口,只能闷哼着。

  他的吻时而强烈,时又掺进了一些温柔。

  她从来没有这样子的感觉,像现在这样强烈的感受到一个男人全然的侵略性还是头 一遭。

  他的身子紧紧地贴着她,宛如两人本来就是一体。

  “你都这样子帮人‘做善事’的吗?好吧,善良的好女孩,张开你的嘴。”他喘息 的抵着她的唇上说。

  莫云张开口想要抗议时,却被他火热的舌乘虚而入。

  “嗯……”她忍不住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

  他的舌尖亲密地、渴望地跟她的纠缠不清,直到她全身无力地靠着他,直到他因为 亢奋而颤抖,因为情欲而变得紧绷坚硬。

  当他终于依依不舍的从她柔软又甜美的红唇离开时,两个人都是气喘吁吁的。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可以像你这样子令我欲火焚身,我也许会考虑将你留在身边, 这样子我以后的每个晚上就不会没有事做。我甜美的小东西,你的身体足以燃烧我今后的每一个夜晚。”

  当他还想要往她的胸前移动的时候,莫云才猛然惊觉到自己的危险。

  “不要!放开我!”她又开始疯狂的挣扎。

  仲秋一个伸手,轻易将她给制住。

  “小东西,你已经成功的燃起我的欲火了,但用一次这种招数我也许会觉得有趣, 再来的话就嫌太假了。我俩都知道等一下就会有美好的事情发生,你就不要反抗了。”

  他边说边用手轻摸着她的长发。

  他全身上下所散发的邪魅危险气息让莫云起了鸡皮疙瘩。

  “我们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这位先生,我得郑重的请你离开我的身上。我想你是 误会了,我的工作是义工,而不是陪人上床的妓女。”她努力的想要解释,顺便梭巡四周搞清楚她现在的处境及位置。

  “你真是一个爱说笑的小东西。”他的吻如雨点般落在她的唇颈之间。

  仲秋将她的话当作是另一种勾引男人的招术,他真是爱死这个可爱的小女人了。

  可是莫云却完全不是这么一个想法。

  “我莫云这辈子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子正经了,还有,不要叫我小东西!”她咬牙 切齿的说着。

  “莫云?!”

  仲秋忽然停下了动作,抬起头,目光陡变冷冽地注视着她。他的态度改变了,笑容 也不见了。

  “你说你叫什么名字?”

  莫云愣住了。他怎么变脸比翻书还快,一下子就变得好凶,好像想要杀了她似的。

  “我……”

  “说!”他忽然粗鲁的抓住她的手,力道之大让她差一点叫出声。

  “我叫莫云!”好凶的男人!从来就没有人敢凶她的!他是头一个。

  “莫非的莫?人云亦云的云?”他问道。

  莫云骇然得说不出口,只能无助的点一点头。

  怎么?她的名字惹到他了吗?

  在她来不及反应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就被他用力拉了起来,而她还是衣衫不整 ,只有一只手可以勉强抓住衣服来遮住外泄的春光。

  他的眼中已没有任何的情欲,由愤怒及不屑取代,而她发现他这样仇视的眼神竟然 令她感到难受。

  “你到底是什么人?我的名字又惹了你什么?”她困惑的问道,拒绝让他拉着自己 行走。

  “别装无辜了!你自己心里有数。”

  “等一等!你说什么我怎么都听不懂?”

  “听不懂?好!我就跟你说,你的父亲莫龙已经被我杀死了,龙王寨被我一夜之间 给瓦解了,唯独你,莫云,莫龙的独生女儿,却被你给乘隙逃走。如今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却偏偏自己送上门,我不会放你走的!”

  ???莫云瞠着眼、张大嘴,瞪着仲秋足足有一分钟之久。

  他的语气及用辞怎么跟古装武侠片中这么相似?令她感觉到自己好像掉入时间的漩 涡中来到了古代。

  “我……我不是你说的那个……什么莫龙?我爸爸叫做莫云天,他还活得好好的… …啊!你要做什么?”

  她害怕地望着他用着凶狠的目光冷冷地瞪着她,如果她刚才看到了恶魔的话,那现 在就是看见了撒旦本人了。

  “如果你真的不是我说的那个莫云的话……”仲秋停下话,盯着在他眼前猛力点头 的女人,“我就不会杀你。”

  “杀……我?你想杀我?”莫云感到一阵昏眩。这种感觉真是太刺激了,令她承受 不了。

  “你接近我是想要为莫龙报仇,对不对?”他像只猛兽的盯着她不放。

  “不!不!不!别误会!别误会!”她随即又摇着头,力道之猛像是要将她的小脑 袋给摇下来。

  可是……她从他的眼中看到了不信任的讯息。

  他不相信她!

  他的手无情地捏着她小巧的下巴,逼她迎上他冰冷的眸子。“如果你是我要杀的那 个女人,那我就……”

  “求你不要杀我,要我做什么事情我都愿意,我还不想死!”她连忙抢话说,就怕 他一时冲动会真的杀了她。

  尤其是当她的目光落在他腰间那把小刀上面,她的脸色更是惨白。

  也许她这副害怕的苍白模样,会令他嫌弃她而放了她。莫云心中这样子的想着。

  然而她料想错了!

  看到她那花容失色的模样,仲秋的心中充斥着报复的快感,可是当他的目光落在她 难以遮掩住的雪白酥胸上时,那颤动的粉红色花蕊又迅速唤醒了被他强压下的欲火。

  该死的女人!

  “那你想要怎么样?”莫云小心翼翼地问,目光偷偷瞄着四周,看看有没有路可以 逃跑。

  “不管你是不是莫龙的女儿,你遇上我就只注定一件事。”

  “什么事?”她下意识知道一定不是好事!

  “你今天绝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什么?!你别乱来……啊!”

  在她来不及反应之时,他已经用力分开她的膝盖,他的手指从她内裤的边缘毫不怜 惜地探人她的女性地带,她还没有准备好,因而对于他的突然侵人,心中是又惊又羞!

  “不要!好痛!你快放开我!”

  她握拳捶打着他的胸膛,想要他停止,却更激起他想征服、折磨她的欲望。

  “痛?!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还是个处子?你不是常‘帮助人’?”

  “你……”他的冷嘲热讽令她感到生气,却仍掩不住的脸红。

  虽然她已经十八岁了,可是还是Chu女这件事,让她被身边的女友笑说她没行情,所 以她一直耿耿于怀,但也不想随便找个男人替她摆脱Chu女的标签,她希望的是让自己所爱的帅哥情人拥抱。

  可没想到今天她是遇到了一个前所未见的大帅哥,却也是个大色狼,而且还怀疑她 的清白!

  可恶的家伙!

  尽管少女的羞耻让她极力抗拒他,但下意识她却不太讨厌他的爱抚。

  “都已经这么湿了,还不承认,真是个爱面子的小女人。”他知道她已经动情了。

  “啊……你在干什么?”她惊慌失措的大叫着。

  “你不知道吗?”他认为这是她在玩欲擒故纵的老把戏,所以对她也就没有怜香惜 玉的心情。

  莫云深深地倒抽一大口气。从来没有一个男人如入无人之境般进入她的体内,这种 痛楚中又带着无法言愉的感觉,令她全身一阵强烈的颤抖着。

  “我只是想要带你体会一下欢爱的感觉,你会很喜欢的。”

  他轻佻的在她的胸前逗弄那尖挺的蓓蕾,引起她抽气连连。

  “我不要!你放开我!”

  “办不到!你知道你这个样子,只要是男人,都不会放过你的,因为你看起来就像 诱人的甜点一样,让人想要好好品尝。”说完,他吻住她的|丨乳丨峰。

  “不……不要这样……”他用牙齿轻啮着她的|丨乳丨尖,令莫云差点想要大叫比声。

  她无助地抓着他强壮的手臂,咬着下唇承受着他的手指在她的体内肆无忌惮的抽动 着。

  “啊……啊……”她无法克制的逸出似悲鸣又像是喜悦的呻吟声。

  仲秋低下头吻她,将她所有的呻吟全都吞进嘴里。

  他发现自己不能再听她那又羞又喜的娇啼声,这会害他还没有占有她就控制不了自 己已经紧绷到极限的身体。

  “我要你,你是如此的甜美……”

  他的手指离开了她温暖紧室的体内时,莫云竟有种空虚的感觉,但她很快就发现他 是要用另一个更加巨大的东西来取代手指。

  看着他大方的在她面前脱下身上的衣物,红潮瞬间袭上她的脸。

  她不否认他有一副健美结实的身材,古铜色的宽阔胸膛,强而有力的大腿。她不知 道男人也可以这样子的美丽,就和她在书上看到的希腊阿波罗神是一样的……一个很巨大的东西直挺在他的两腿之间。

  他那个东西比书上的阿波罗神的还要大!

  她的目光落在那东西上面足足有一分钟之久,而她发现在她的注视下,它居然变得 更加肿大。

  她只能目瞪口呆地瞧着,完全无法移动。

  她瞠目结舌的模样真是可爱极了,但仲秋却很喜欢且高兴看见她这种表情,因为这 代表他是她的第一个的男人。

  她无法动弹,他却往她的方向移动,吓得她倏地回神,连连想往后退。

  “你不明白,这其中一定有所误会……”莫云想阻止他伸过来的魔手,但根本无用 ,薄弱的丝质蕾丝内裤就这么被他扯去。

  下一瞬,她全身已没有任何的遮蔽物,只能无助的用手上遮下遮,只是遮也遮不了 多少。

  “不要看!”

  “来不及了!”

  他早已将她的媚态全都收人眼中,她脸上的羞涩更加刺激着他的感官,他感觉到自 己已经处在紧绷状态。

  想要她的渴望令他再也忍无可忍。

  “啊!你要做什么?不可以!”

  在莫云察觉不太对劲时,他已经动手扳开她的大腿,毫不怜惜的狠狠进入了她。

  强烈的撕痛感从她的下体传来,她才刚痛叫出声,他已经开始狂烈的律动,他的粗 鲁几乎令她痛昏过去。

  “好痛!你这个坏人,停止,好痛,不要!”她痛得连眼泪都流了下来,他那样粗 大的挤在她的体内,仿佛要活生生将她给撕裂一样。

  她没有想到第一次居然会这样子的痛,而且还是被一个陌生人强夺走清白,她伤心 不已,泪水流得更凶了。

  “你真的是Chu女?!”仲秋讶异的问。没想到她真的还是处子之身。

  “我本来就没骗你,是你自己不相信!”说完,她痛哭的用手猛捶了他的胸膛好几 下,以表愤恨。

  她的眼泪让他的动作放温柔了,抽送不再那样狂烈,而这样的速度让莫云有喘息的 机会,也有了感受的空间。

  她苍白而美丽的脸上流淌着晶莹的泪,有一种楚楚可怜的样子,在仲秋的心中不禁 泛起了一丝怜惜。

  “不要哭了!乖!”

  “不要碰我……啊……你……”她才想要教他离开她的体内时,却被他的动作所打 断。

  “多甜美啊……”

  他低下头张口含住她粉红色的|丨乳丨尖,另一手不停的搓揉着。

  “求求你,不要……好痛……”尽管在他的爱抚下,她的身子有强烈欢愉感,可是 她还是哭得很惨,因为痛楚还是存在。天啊!她怎么会遇到这种事?

  这样子就被人夺去宝贵的第一次。

  可是当她看到他那双黑眸中有一丝对她的疼惜及渴望时,她心中一瞬间也兴起了莫 名的情愫,取代了她原本难受的情绪。

  望着他英俊得令人屏息的脸庞,她也无法避免的沉溺在他黑如子夜般的眼中,她发 现自己也有了想要他的欲望。

  奇妙的事情发生了,当体内那股强烈痛楚褪去之后,一种莫名的快感随之席卷而来 ,令她再也无法安分地躺在他身下。

  “放了我……求求你……”她哽咽的哀求着,但是身子却一直往他身上蠕动着。

  仲秋受不了她这样的刺激,她那似是无意识发出的呻吟,以及娇媚的模样,令他想 更深入她的体内,狠狠地占有她的每一寸,让她再也无法抗拒他。

  “求我放了你是不可能的事,但我会很乐意听见你求我满足你!要我吗?”他的语 气中有掩不住的热切。

  “嗯……我……我要!给我……”

  莫云不知道为何自己会说出这样子的话,情欲的力量让她变得完全不像自己,不像 平常熟悉的自己。

  昏沉沉的想着时,他的动作亦加快了,阵阵狂热不断冲击着她的脑袋,她无法克制 的回应、呻吟着,她的手不自觉的环上他的颈项,感受他在她体内的强烈律动。

  在他霸道及无情的攻占之下,她已经迷乱得无法思考,只能任由他带领着自己体验 那美妙又令人震撼的欢愉。

  仲秋强烈的渴望她也能跟他一起攀上极乐的巅峰,他于是低下头捧住她泛红的脸蛋 ,给她一个深深的吻。

  莫云发现他的身子猛然一僵,低吼出声伴随着阵阵抽搐,接着她感受到他在她体内 射出一股暖流。

  激|情过后,仲秋整个人瘫在莫云身上。

  此刻,除了两人的喘息声,就只有微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响。

  谁都没有开口,仿佛是在享受着刚才的激|情所带来欢愉及复杂的情绪。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