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大学新生活的开始__性都花花世界
大学新生活的开始__性都花花世界
我的大学生活很丰富,我的大学性生活尤其丰富。

  当年我高考考得不错,如我所愿的进了上海一所大学的艺术设计系。长期以来的愿望终于得以实现!终 于,没有家长的束缚了,我自由了!

  对于蓝,那个时候的我甚至是心存怨愤的:“你不愿跟我出来闯荡么?我一定会找到更好的女孩!”大 学生活都是以及其无聊的军训开始的,我们大学的军训出了名的严格,所以显得尤其无聊。无聊的晨跑,无 聊的站姿,无聊的队列,无聊的内务,其中最无聊的是站岗!

  团长和校领导为了模拟真实的部队生活,安排新生们轮流在学校各个关口着军装站岗,每个关口两人, 一个半小时轮换下一班,24小时制!

  那天夜里大约12点吧,我和寝室一哥们儿被排长带到一处站岗,然后他吖的回寝室猫着去了。我们刚进 学校,很多地方还不认识,开始假模假样的站了个几分钟,然后我就溜号到边上抽烟去了。

  旁边那哥们儿东北人儿,特实诚那种。

  “P,别呀。排长看到了要踢淫儿滴。”

  “吓唬谁,我们排一次值班有十来个点呐,深更半夜的他没事儿满校园逛?你也来颗?”我觉得我这兄 弟有点傻。

  “我不吸烟滴,我是来站岗滴!”

  “哟,似模似样哈。来,立正!向前三步走!”我故意逗这傻哥们玩儿这哥们估计也是站着无聊,还蛮 配合我的命令。

  “哈哈哈,你丫顺边啊。再来,立正!先前五步,走!立正!向前五百步,走!”

  “你丫找打不?”他也乐了,两个人就这么嘻嘻哈哈疯着。

  “谁啊,谁啊?半夜发什么神经啊?”旁边传出一个女声我顺着声音看过去,就我们站岗的门边上,有 一栋学生宿舍。声音是从一楼窗户传来的。

  “报告首长!我们正在加紧训练!”我故意大声:“有完没完?军训搞得脑子港侧(傻掉)啦?”有个 女生探出脑袋怒视我们,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橘,长直发,一口不地道的上海腔。

  “报告首长!我们正在加紧港侧!”我对长头发女生天生有好感,再说此刻也确实无聊,有个女孩子吵 吵架逗闷子也不错。

  “港陆(SB)!”她猛的关上了窗没得玩儿啦?上海女孩子就是这么不经逗。我不甘心,再点一支烟, 站她窗户底下。

  “来,F,帮我打着手电!”我招呼着东北哥们儿帮我忙,窗台很高,至少两米多,现在熄了灯,里面一 片漆黑。我让东北哥们儿拿着手电透过窗户照着里面房间的天花板,我用手指比着灯光做着手影的小游戏, 一会儿是狗,一会儿是鸟。

  “侬这人无聊不无聊?我叫门卫啦!”

  “姐姐,我们只是在巡逻,这儿太黑,我们打个手电总可以吧?”里面发出很多愤怒的声音,这宿舍女 生还挺多。

  “懒得理你们,无聊!”又没回声了。

  “不会让你们无聊的,给你们看个东西。”我用手捏来捏去,比出个鸡巴的模样(还有蛋的),然后在 手电筒下晃来甩去的。旁边的东北都快笑岔气了。

  “啊……”里面一片轻声的惊呼这说明我比得还是很像滴!呵呵。

  窗户打开了,我又看见那长发了,“SB啊,你!”橘终于不说上海话了。
  通过手电,我看清楚了她的模样,俊俏,鼻子很漂亮,这是我对她的第一印象。“我怎么了?”我继续 逗她:“你就是个流氓!”

  “我哪流氓了我?”

  “你等着!”橘做得很绝,竟然真的叫来了门卫,这下没得玩儿了。我们被排长狠K了一顿。还威胁我们 要记过。但是当时我真的玩得很开心。

  就这么着,我与橘认识了,橘是我们学校成教班的,也是大一,崇明岛人。
  那天我们站岗的宿舍是成教宿舍。我在食堂碰到过她几次之后,就跟她混熟了,以后几个礼拜,我经常 在她宿舍底下做这个手影游戏,(当然,我买了个小手电自己含嘴里,总不能每次追马子都叫上那东北哥们 儿吧)那天,我用双手比了一个心得形状,于是顺利成章的,大学第一个女朋友入手。

  橘很喜欢逛街,每次休息,我们总是乘地铁到某个商业街,然后一家一家店的逛,逛累了就找个kfc之类 吃点东西。拜她所赐,我在不到半个学期的时间内,完全摸熟了上海的闹市街区。

  各位一定对于陪女友逛街苦大仇深,平时明明弱不禁风的女孩子,怎么逛起街来一个个体能都这么好咧 ?橘一定是这些女孩子里面的体能冠军;曾今,我们俩从早晨8点一直逛到晚上10点商场关门!徒步从恒隆广 场一直逛到了和平饭店!我开玩笑说橘的两条大长腿一定是这么走出来的。

  后来我实在受不了她这么折腾了,但是不陪她不行啊。于是我转移她的兴趣爱好,每次上街都直奔电影 院,好在她对国外大片一样兴趣颇浓。Ok,同样是上街,同样是花钱,至少腿肚子不再受罪了。

  那天泽塔琼斯的《偷天陷阱》上映,我和橘都很喜欢这个大美女(确实漂亮啊,最近大红的梅根福克斯 怎及她一半),于是去最好的和平影都买票,结果早早的去居然都卖完了,只能退而求其次买夜场。看完电 影出来都已经快一点了,寝室早关门了。我暗爽啊……机会终于来了!

  “要不我们就在外面过一夜?”我当时估计是满脸色相,“哈,你动歪脑筋哦。”橘防备得很好,每次 在电影院都占不到她太多便宜,最多搂个腰什么的,即使亲吻也是浅浅的。

  “不会啦,有房间是两个单人床的啊。”

  “还不知道你啊,刚才在影院你手就不老实。”

  “总不能在马路边过一夜嘛,来嘛。”我搂着她,往旁边旅馆拖。

  “不嘛,要住店也不在这里啊,脏死了。”

  “你要住哪?你说嘛。”我看见有戏,什么都依她的。

  “那里!”她俏皮的用手一指。嗯,只需要一指就能看得到。上海最高楼,金茂大厦远远地闪着金灿灿 的光芒。

  “啊,好像最便宜一晚上一千多哦。”我有点胆颤。虽然我这人花钱有些大手大脚,但是不至于做些在 我看来穷奢极欲的事情吧?

  “什么嘛,没点诚意!你放心住这种小旅馆么?什么人都躺过的哇,得了病都不知道。”

  “那找个干(台北情色网757H)净的嘛,也犯不上去金茂啊,还得过江的,麻烦。”

  “好咯,另找一家咯。”橘有些失望终于去了附近的新黄浦酒店。也是四星级啊……打完折接近500块。

  不做点什么的话就赔了!赔大了!

  橘应该很满意这酒店的环境,打开小冰箱拿了瓶水,坐沙发上不停打量着房间:“以后我家要是这种风 格就好咯。”然后她欢实的去洗澡了:“不许偷看哦。没洗澡别坐床上,外面跑一天了,好脏!”我躺沙发 上,屏住呼吸,默默听着里面悠悠的水声,心神不灵。当时的我想不到,世界上其实还有带透明洗漱间的房 间这么一种情趣玩意儿。

  半小时,橘才出来,小脸被蒸得红扑扑的,头发湿湿的,散发着缕缕潮气。
  她还裹上了酒店的睡衣!袒露的胸口乳沟若隐若现,一双小腿在房间幽暗的灯光下闪烁着朦朦的光芒。

  我迫不及待的冲上去抱住她,好香好香啊。正想亲吻,橘一把推开我:“洗澡去啦。”

  “yes!madam!”我几乎是跳着进的洗手间。

  “侬忘了拖鞋啦!”五分钟的漱洗时间真漫长啊,一想到外面一个尤物正等着我,我的老二就坚挺得要 命,洗白白,洗白白。尤其是命根子更是里里外外用沐浴露擦洗着。

  “honey,我来啦!”我身穿白色睡衣扑向橘。

  “好啦,晚安!”她笑着翻身背朝我。

  “你,你,你!赖皮啊你!”我自然不可能罢休,抓着她的肩膀把她往怀里掰。
  我使劲儿亲吻着她的耳垂,双手在她大腿上摸索,橘吃吃的笑着:“色狼,今天走了一天路哦,好累。 帮我按摩下腿吧?”何止是腿,我可是全身都会按摩的哦,全身,每一寸!

  橘的腿很秀美,非常光滑,非常白皙。脚也漂亮,不似很多瘦弱的女孩,满脚的静脉曲张。我坐在她腰 边,欣赏着这对美足,双手也没闲着,卖力的在柔软的小腿肚子上揉捏着。然后轻轻往上托托小腿和膝盖, 睡衣的下摆就此分开,露出了乳黄色的内裤,内裤较薄,其间隐隐约约看得到一个美丽的倒三角。

  我激动地弓着腰将唇印在这个三角之上,一股浓浓的暖意扑面而来,附带着橘女性的幽香。

  “色狼!亲哪啊!讨厌!”她娇声说。

  我不理她,用手分开她的大腿,希望能够亲到更深的地方。

  “停,停!”橘一下子坐起来,看着我的眼睛:“你介意我不是处女吗?”我迟疑了一下,愣了愣神。

  “我高中的时候有过一个男朋友……没多久就分开了。”橘的眼中闪过一丝哀伤。

  “我,也是……”我想到了蓝,想到了那天我对蓝的种种暴行。然后将这些映射在了橘的身上。我怜惜 的看着橘不知所措的模样,轻轻把她放躺到枕边,环抱着她:“我们将来一定要很幸福。”我不给橘回答的 机会,开始跟她湿吻。

  橘很动情,扬了扬头,欣慰的看着我,微笑。双手伸展开来,胸口就这样自然的打开了,透着斜射的灯 光我看到了橘胸口因太瘦弱而产生的微微嶙峋。

  “我胸部很小哦。你,还要看?”橘自己双手敞开了睡衣的衣领。

  我配合着她的动作,向上褪去她的胸罩,两颗娇红的草莓映入了我的眼帘。
  用手指揉捏着,很有弹性。

  “痒。”橘的乳头已经挺立,乳晕也变得麻麻的。

  我马上抓住一颗含在嘴里,轻轻的吸允起来,不经意的,牙齿碰到了乳头。
  “轻点啊,怎么还咬啊?港炉……”她笑起来手往下,她顺从的翘起一边的腿让我褪去了她的内裤,我 的老二在内裤里蠢蠢欲动,在她大腿内侧摩擦着,我往上拱了拱,方便我的老二隔着内裤顶在了她的阴部。

  高中时代,我和蓝在一起的两年时间里一共做过4次,蓝很头疼和我做爱,每次都是被我逼的不得不做才 答应。虽然谈不上成功,但是我也渐渐有了一些经验。再不会不得其门而入了。

  隔着裤子毕竟不舒服,我脱掉自己的内裤,方便我的龟头与橘的亲密接触。
  橘的阴毛蛮长的,完全遮住了她的肉缝,我的兄弟在她阴部上下磨蹭时有点刺疼,同时也刺激得我恨不 得马上钻进去。

  “要带避孕套哦。”橘闪了一下身子,避免我的突入。

  我懵了!没带!今天是来看电影的,没想到事情进行得这么顺利!

  橘看我一脸迷茫的样子:“怎么?你不是不用避孕套的哇?那可不行哦。”
  “不是,我没买,我没想到今天和你……”我很尴尬。

  “……那,还是算了吧?”她乐了,看我难受的样子她很得意。

  “别啊,我,我下去买,你等等我。”我急了。

  “啊,晚安!”她转身闷在枕头里笑着。

  我不依啊!趴她身上磨蹭来磨蹭去,希望她能法外开恩。

  “哈哈,哈哈哈哈!”她笑出声来了。

  “你爱我吗?”她眼睛弯弯得看着我。我猛点头。“今天真想要我?”
  “嗯,我爱你!”我预感有门儿!眼睛一亮。

  “说,爱我一辈子!”

  “我爱你一辈子!”

  “你以后欺负我怎么办?你如果以后找别的女人怎么办?”她戏弄着我。
  “我,我就天打五雷轰,我死你面前!我肠穿肚烂!”橘啊,你要急死我啊。
  “好啦,好啦,什么死死的。”橘娇怨道:“去!到洗手间镜子下面找找!你个大港炉!大色狼!”橘 笑得不行!

  娘的!大酒店就是服务周到啊!(可悲的单纯孩子)哈哈!救星到了!我慌忙拆开包装,哆哆嗦嗦的套在自己的老二上面。橘笑着看着我猴急的样子:“刷 牙的时候也不看看周围,港炉。”这淫娃!今天不收拾你不行了!

  我挺起整装待发的兄弟,再次趴在橘的身上。

  经过刚才一打岔,气氛全无。从新酝酿没心情了,那就直接开始整吧!
  我用手拨开她的阴唇,橘还是蛮湿润的嘛!挺入!

  心里默念慢字诀:“不能急,急不得。”缓慢的抽送着。橘也很配合,双手抱着我的腰,闭上眼仰着下 巴感受我的命根子在她体内的摩擦。

  “不着急,慢慢来。”我自己强迫自己尽量不用力抽送,用心去感受每一次与阴道摩擦的销魂。橘很享 受我的尺度,开始喘息。然后她将我抱得更紧了,两腿也紧卡住我的大腿。这下我忍不住了,瞬间加快了速 度,次次顶到尽头。

  大约5分钟左右,我很满足的射了。

  “爽么?亲爱的?”我咬着她的耳垂问道。

  “嗯,很舒服。”她还在喘着气。

  我一激动,翻身把她抱到我上面,又疯狂的吻起来。

  “不早了,明天还得赶早去学校呢。”她制止了我的激情,浅浅的吻了吻我的嘴,就这么趴着,面带笑 意的睡去了。

  此后,我们一发不可收拾,每周逛街的多了一项内容,住宾馆。我的大学性生活就这么规律的开始了。

  这种状况持续了半个学期,我渐渐发现橘的消费欲望比她的性欲强多了。我不仅是橘的长期饭票,而且 也是她的post机。她对于服装和化妆品的档次要求越来越高,而且办理了学校周围美容院,健身房的vip。我 在这段时间不但花掉了我一整年的生活费用,还有了外债。终于,在过年前,我们为一件ESPRIT的大衣大吵 了一架。双方都说了很多深深伤害对方的话。

  然后各自负气的回家过年,再然后,就渐渐淡漠了。

  Shopping,是女人的天性。一个完全不逛商场的女性很难说是一个美丽的女性。“男人赚钱就是为了给 女人花!”这句话我很赞同。同胞们,祝你们都发财,让身边的女人越来越漂亮。

  我和橘的问题只是我们在一个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开始了这段恋情,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