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506寝室早早就熄了灯
506寝室早早就熄了灯

506寝室早早就熄了灯

今天506寝室早早就熄了灯。 -
-
  而且,大家也不说一句话,各自睡觉。
--
  因为今天她们寝室留宿了一位家长。他说是王小莲的父亲王山炳。 -

-  由于那次玩了说实话的游戏,全寝室的人都知道王山炳每次来看女儿都会和女儿做爱。有一次何静还代替她接待了王山炳,后来带回了一罐香喷喷的咸肉。 -
-
  所以全寝室的人都对她有好感。
-
-  于是有人就提议:“以后小莲的爸爸来了,就到寝室里来好了。不用再去什么老人公园了。”
-
-  谁知道这次外面下起了倾盆大雨,他回不去了。在没人开口送客的情况下,王山炳在这个女大学生寝室里住了一夜。
-
-  大约快半夜了,躺在女儿身旁的王山炳阳具以经翘了半夜了。听听寝室里已没有了声音,于是他慢慢地开始行动了。 -

-  怀里的女儿似乎已经睡着了,他轻轻地在她耳边叫了声:“小莲。”
--
  王小莲迷迷糊糊地回应了一声:“爹。”
-
-  王山炳轻手轻脚地脱掉女儿的内裤,爬上她的身子。坚挺的阳具抵在女儿的阴道口上,屁股轻轻一压。 -
-
  “唔!”女儿有了反应,她搂着父亲的身子,双腿搭在父亲羽屁股上,细腰轻扭,迎合着父亲的抽插。
--
  皓月当空。月光下这间大学女寝室里,一位老实的农民父亲压在自己的女儿的身体上,正耕耘着女儿青春美丽的身子。王山炳叼住女儿的一只乳房,大口大口地吸着、咬着,屁股不停地上下起伏,阳具在女儿的阴道中进进出出,就像活塞一样,出入之间带出了女儿晶莹的淫水。
-
-  不知不觉中王山炳加大了抽插的力度。木架床受不住这额外的冲击力,“吱嘞……吱嘞……”地发出了声响。阳具和阴道快速的摩擦带来了强大的快感,山炳喘着粗气,身子上下起伏,狠狠地撞击着女儿娇柔身子。 -

-  王小莲在父亲的抽动下娇喘吁吁,挺动小巧的屁股迎合父亲,她已迷失在父亲带给她的快感之中了。 -

-  在一百几十下的抽插之后,小莲达到了高潮,淫水透过阳具和阴道的间隙流到外面,又滑过暗红的菊穴,滴在白色的床单上,湿湿的一片。
--
  王山炳知道女儿已经泄了,可他却还在兴头上,阳具依然坚挺粗壮。女儿在高潮的刺激下已经迷迷糊糊了,他看着女儿疲倦的样子,不再忍心去弄她。
-
-  忽然,一滴凉凉的东西滴在了王山炳的背上,他伸手一摸,粘糊糊的还有一股腥骚气味,如同女儿的淫水一般。难道上面……王山炳轻轻地下床,探头向上铺看去。 -
-
  睡在王小莲上铺的是钱兰,她此时正自摸自乐呢!
-
-  原来,钱兰并没有睡着,下铺翻天覆地,淫声大作,叫她哪里睡得着啊? -
-
  孙丽丽才觉得床摇了一摇,紧接着一具男子气息很重的身子靠近了她。她心如鹿撞,屏息等待,可是情况有的和她想的不一样,对方迟迟不见行动,她几乎要睁眼去看了。
-
-  忽然,一双粗糙的手解开她的乳罩,盖在了她的乳房上。那手上的老茧擦过
-
-  她娇嫩的乳房,令她酥痒难当。这双手搓着她的乳房,捏着她乳头,使得她禁不住呻吟起来,她感到乳房要被搓破了,捏爆了,可她又渴望着他那粗鲁的动作。 -
-
  一会儿,这双手从她的乳房上移了下来,滑过平坦的小腹,来到她丰满的臀部,轻轻褪下了她的内裤。 -
-
  孙丽丽一丝不挂地暴露在这位同学的父亲面前,她感到他好像停了一会儿,似乎被什么东西迷住了。但只是一会儿,一只粗糙的手便盖在她娇嫩的阴户上,它轻轻地抚摸她的秘处,手指滑过她的阴唇,在她的阴沟里上下拨弄。 -

-  “噢……”孙丽丽低低地呻吟着。
--
  山炳低着头仔细欣赏着这个少女的禁区,她的阴阜很有肉感像个肉包子似的高高贲起,乌黑的阴毛已被淫水所打湿,伏伏贴贴地粘在上面,她的阴毛很浓, -
-
  一直把她的阴唇也包裹得严严实实的。